[梅璽閣閑話]摘金奇緣說陰謀

large_crazy-rich-asians.jpg

看完Crazy Rich Asians,第一反應是「這不是Crazy Rcih Chinese」嗎?再一想,由於名字的巧合,「Chinese」這個詞已經被某國搶注了,衹要你在某國境內,你就不再是Tibeten、Uyghurs、Mongolian、Korean,你衹能是Chinese;甚至你不在境內,除非你什麼都不是,否則衹要七大姑八大姨祖宗十八代沾到一點,也不能說自己不是「Chinese」。萬一你是個商人、作家、演員、明星,哪怕衹是替人打工的,這麼說吧,衹要你有除了利息之外的收入,而又能和某國沾上邊的話,千萬別說自己不是中國人,否則保證你會遭到抵制的,到時別怪我沒告訴你。

看來,這本書和電影都犯了嚴重的政治性錯誤,你們明明長着中國臉、說着中國話,喫着中國餃子打着中國麻將,怎麼可以說自己是「Asian」而不說自己是「Chinese」?建議國內小粉紅們發起扺制抗議活動,要求从導演到編劇到男女主角到男二女二到男十三女十三統統公開道歉,否則十三億人再不看他(她)們的作品,衹要中國人一年不看他(她)們的作品,美國好萊塢就會倒閉的;你看了這種電影(書反正英文的小粉紅也看不懂),以後打向你的子彈就是你自己出的錢……神精病!

0fefe46284e8716c3c49a65e5301a14bb693e718_hq書,我還沒看,據說很瑪麗蘇,雖然到底什麼是「馬麗蘇」我也不是太清楚,但全洛杉磯圖書館的幾百本Kindle電子書,每本都有六七個人在等,照三個星期一個人的速度,我得二三個月後才能借到。為什麼不買一本?買書?我已經戒了,自从發現了圖書館可以借電子書,發現了亞馬遜可以借電子書,我再也不買英文小說了。

the_mary_sue_test_by_pinkmochi.jpg

電影,看了,挺不錯的,我已經好久沒有感動過了,但片中二場讓我稍微酸了下鼻子。
第一次是打麻將那場,女主一對紅中三張西風三張三條一客四條六七索各一聽張五八索,摸起一張八索猶豫再三打出,對家未知未來婆太太九洞已碰聽八索對倒胡牌那場,這場很有意思。一對紅中一客西風,說的是女主是個香蕉人,而婆太太的九洞碰是說她的心千瘡百孔,至於那張八索的特寫,二個相對的「M」形,分明說的是「family」,背對背的二個「family」讓女主決定離開,成全婆太太的母子之愛。有人說這是美版《小時代》,小時代絕玩不出這樣的隠喻來。

八條.png
第二次讓我有點感動的是在飛機上打開首飾盒的一剎那,為免劇透我就不再說下去了,別以為閣主連個戒指都要賣關子,對的,就是戒指。讓人感動的不是戒指,是女主的笑以及周圍乘客的鼓勵。

然而,女主的另一次笑,讓我對這部電影惡心到了極點。下了飛機,一眾人去了Marina Bay Sands濱海灣飯店樓頂大船的狂歡派對,女主入場時有個小動作,伸出左手對着女七女八露出了一個得意的勝利者的笑,這個笑,讓一切的真誠都變成遊戲,讓一個灰姑娘變成了一個「玩於指間」的大贏家,怪不得中文影名成了《摘金奇緣》。

我不知道原作中有沒有這個笑,如果有的話,這個故事就太殘酷了,一個紐約大學的亞裔經濟學教授居然不知道亞洲十大首富之一的楊家接班人是誰?這位少東家隨便喫個甜品就能被人認出,可經濟學教授的女友却不知道他是誰?你這是在黑紐約大學吧?拜托,經濟學教授不是程序員!
可以預見的是,該片會在美國大賣座,在中國生死未卜。

cwu2.png

另外,女主和李麗珍有點象,但沒有李麗珍好看。

Gemma_Chan
還有,女三,Gemma Chan演的Astrid Teo很好看,我不是說Gemma Chan長得好看,我是說她演的好看。

[下廚記 VIII]彩色番茄拌雞絲

好久沒寫喫的了,却學到一個冷知識,嚴格地說,二個,噢,不,三個。

ag1ag3

話說我這段時間沒寫東西,書倒看了不少,讀了《清明上河圖秘密碼》的第三第四第五本,又重讀了第一本和第二本,然後讀了同一位作家的《人皮論語》,接着開始讀英文的《美國眾神》,讀了小半本後發現這本書在去年被拍成了美劇,於是找到回看看劇,結果那個劇融血腥暴力色情頽癈衝突於一體且主調陰暗,完全不是我的菜,果斷棄劇。棄劇的同時,把書也棄了,也沒算棄,正好亞馬遜推送了我一本Calm Act系列的《End Game》,一讀挺有趣,就決定等先看完《End Game》,再回去看《美國眾神》,不過那可能得有段時間了,因為估計我會先看Calm Act系列的下一本的。Calm Act的作者有個很有趣的名字Ginger Booth,「蔥薑攤」?那我可熟了。

endgame

這本書我看了百分之三十七,還是不知道到底講個什麼樣的故事,別問我怎麼精確到百分之三十七的,Kindle告訴我的。我說的冷知識,就是書裡看來的。

主人公有二個男朋友,對,二個,Adam和Zack,當時二個都沒有睡過,所以是二個男朋友,不是二個情人,我道德上完全能接受。二個人都約她玩,約她出去,前者是個富人,開最新款特斯拉而且甚至在「新方舟」上還有一個位子,他約女主玩起來是跨國境旅行,雖然後來國境關閉沒跨成。至於Zack呢,則窮一點,他沒錢帶女主去遠的地方,但他有項特殊技能,他「會」採野蘑菇。

野蘑菇,就是昆明人常說的「野菌子」,「菌」還一定要念成第四聲。採野蘑菇一定要「會」才行,「會」分辨哪種菌有毒哪種無毒,否則是要喫死人的,據說昆明每年都有人食野菌中毒身亡,不知真假,但想來「中毒」是不稀奇的,是否「身亡」有待商榷。

聲明在先,任何人看了這篇文章後,自行採摘野菌食用造成包括但不限於「身亡」在內的任何傷害,本文作者概不負責。

那本書的女主人公跟着Zack去採了野蘑菇,據她的描述,採的時候就要分門別類,不能放在一起然後再分揀,這樣可以避免汙染,這是第一個冷知識。

採了當然是喫的,但是喫的時候,一次或一天,衹能喫一種,萬萬不可一次喫好幾種,到時連中了什麼蘑菇的毒都不知道,這是第二個冷知識。

每次喫一種菌子,烹調的時候,還得留一個生的出來,作為樣品,萬一中毒了,就有個「毒樣」,方便醫治;萬萬一「身亡」了,以後這留出的一個就可以畫到《有毒蘑菇圖譜》中去,以免他人誤食,這是第三個冷知識。

mush3(毒蘑菇圖譜)

美國有大量的野生菌,很多人喜歡照着圖譜去採食,這些人叫做「蘑菇獵手(mushroom hunter)」,哎,寫得我想喫菌子了。為什麼會寫這麼一段?因為前幾天有小伙伴發現紐約的超市中居然有油雞枞、油松茸和油牛肝菌賣,才6.99美元一罐,想想我都流口水了,有紐約到洛杉磯的代購嗎?

WxlAsp5eBo9Oe7Dr6LHh11xhpKYcMnnzOIzXISR0z5wpX92IB.jpeg

哼,我手裡也有菌,蟲草花也是菌,蟲草花不是花,我燉個雞湯喫。有段時候,大陸的餐館很喜歡用蟲草花,好象放點蟲草花就上檔次了,後來多了,大家才知道這玩意很便宜,與野生的冬蟲夏草壓根不是一回事,漸漸地也就不流行了。

洛杉磯講究「養身」的廣東裔福建裔人很多,所以蟲草花依然很受歡迎,在德成行就可以買到,幾塊錢一包,很不值錢。

至於雞呢,我到了美國之後發現有種產自越南的紅色袋裝凍雞,也很便宜,才三四美元一個,在各大亞洲超市都有售賣,這種雞看上去體形中等,乾瘦而非肥碩,與我本來概念中的燉湯雞長得不太一樣,然而却非常適合用來燉湯。這種雞非常「老」,很是耐燉,久煮而不爛,雞肉還可食用。

於是我就燉了個雞湯,先大火後小火,燉了二三個小時吧,把雞拿出來,再把蟲草花放下去,蟲草花沒什麼味道,就是顏色好看,雞湯變成了橘黃色,挺漂亮。雞呢,我就把雞腿雞翅切下來,切塊裝了一盆,倒還是挺有嚼勁的。

_DSF0357.JPG

一盤雞一大碗湯,舒服啊!

還剩個雞架子呢!不管了,先用保鮮膜包了放冰箱吧。

我本來想寫「第二天,我對着雞架子犯起愁來」的,但問題是我沒犯愁,我怎麼會對着個雞架子犯愁呢?讀過我書的朋友還記得嗎?我對一個「名貴觀賞珍珠雞」都沒犯愁,還會對一個雞架子犯愁嗎?

先把雞皮撕下來,放在一邊待用,洛杉磯實在乾燥,最好加個蓋子;然後把雞胸肉和背肉从雞架子上扯下來,注意衹要白肉,但凡有血汙或大的血管之類,盡皆棄之。一堆白肉一堆雞皮,全都用手扯成絲,象火柴梗的粗細,這種雞很有趣,燉了這麼久,別說肉了,就是雞皮都不爛,我是雞皮愛好者,邊扯邊偷喫一些。對了,先前忘說了,扯下雞皮之後,要把雞皮反面的血汙之類也去掉,反正,就衹留顏色正常的雞皮和雞肉。

家中還有些小番茄,滾圓的那種,不是長圓形的,這些小番茄是我前幾天烤肉墊底剩下的,大紅淡紅黃的綠的紫的都有,五顏六色很是熱閙,美國的東西就是色彩多,茄子、辣椒、花菜、胡蘿蔔都是五顏六色的。我有位朋友說要帶本地蠶豆到美國來種,我說等他種出來大上幾號不說,沒準還會變成彩色豆。

接下來就很容易了,把小圓番茄對剖,放在一個大的容器裡,放上扯好的雞絲雞皮,然上撒上鹽,現磨一點黑胡椒粉,洒上點橄欖油,顛翻均匀,另行裝盤。

_DSF0371.JPG

還別說,就這麼「癈物利用」,味道倒真不錯,有雞香和番茄的鮮,不失為一個打發喫不完雞肉的好辦法。如果各位想試,也可以直接買雞肉煮熟了做,要是嫌扯雞絲麻煩的話,用刀切絲也可以,若是在扯雞絲之前,用刀將雞胸拍鬆,還是挺容易扯散的。

chanterlles

等雞油菌(chanterelles)上市,我也來做個油浸雞油菌,再不用豔羨紐約的小伙伴了。

[尋味LA II]韭菜薄脆包夏捲 創意風味安南菜

大家都知道越南的那個捲吧?就是用透明的米紙包起的,一邊看得到三隻蝦,其實是三隻「半隻蝦」的那種,見到過吧?我本來一直是叫它「春捲」的,可越南也有油炸的春捲,我於是叫它「夏捲」,清清爽爽,特別適合夏天喫。其實不僅我這麼稱呼,就連維基都說這種米紙捲可以稱作「spring roll」或「summer roll」。
夏捲很好喫,我也會做,你可以買我的《下廚記》來看,裡面有詳細的做法。洛杉磯有無數的越南餐飲店,可以說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有Pho和夏捲賣,這二樣東西,和「橙香雞(orange chicken)」、「塔可餅」、「炒飯炒麵」、「石鍋豆腐」一樣,都快成洛杉磯土特產了。可惜商家懶散,這些東西居然都沒有被開發成手信(伴手禮),多大的商機給浪費掉了。否則,多讚呀,捧一大個石鍋豆腐上飛機,下來時還是温的……瘋了?
夏捲在越南店真是再普通不過的東西,就象潮州女人一定會做粿一樣,越南店幾乎都有夏捲,有些店,甚至是點了餐就送的,或者包含在套餐裡。
要是我告訴你,有那麼一家店,同時有十個人在不斷地做夏捲,每二個人一組,二分鐘做十五個夏捲,你會不會感到驚訝?算一下,十五個乘以五組乘以三十輪,要是鉚足了勁做,一小時出品就是二千二百五十隻夏捲,這數字也太嚇人了。
在介紹這家店前,我們先來看看他們的夏捲。十個人分為五組,其中四組是在面對面的料理檯上,每組面前有一塊大大的類似尼龍砧板的東西,料理檯當中的不鏽鋼桶裡全是洗淨摘好的韭菜,一桶桶筆筆直,看着很是舒服;韭菜邊上是切碎的生菜;一邊還有個不鏽鋼槽,裡面是一條條淡褐色的短條。

IMG_2493

案板的邊上,低一點的地方,也是個不鏽鋼桶,裡面有熱水,二人中的其中一個一次浸入十五張米紙,快速拿出後將之鋪開在尼龍板上,這手勢極快,因為一旦米紙變軟就會黏在一起,再分開就難了。鋪完米紙,另一個人就抓生菜往上米紙上鋪,第一個人就再鋪腌好的紅白蘿蔔條,後面那個再放一片長條的黄瓜,然後第一個人又放上一根韭菜,後面那個放上一片淡褐的短片,第一個再搿開烤好也切過的肉腸,鋪在最上面;然後二人開始分開壓緊物料,包起米紙,一個個的就這樣完成了。

IMG_9448

那種肉腸是沒有腸衣的,其實就是個豬肉糜條,在一旁現烤,烤完之外會在上面剖一刀,但不切斷,等包的人扯開,邊上不斷有人在烤,烤完了就送給每個組,讓他們取用。現烤現包,所以喫的時候,這種夏捲是温熱的。

IMG_9443

由於韭菜比米紙大,所以每隻夏捲都會有一條綠綠的韭菜尾巴,由於韭菜極新鮮,筆直堅挺,很有視覺效果。對的,這種夏捲沒有蝦,沒人說過夏捲必須要有蝦吧?其實這家店總共有十種捲,當然也有鮮蝦夏捲,衹是我沒有喫過也沒見別人喫過。

IMG_9438

看菜單,他們有些捲挺有創意的,有一種是用蝦乾配廣式香腸的捲,還有一種是豬肉糜配豬肉皮和炒蛋的捲,也有豆腐蘑菇配粉絲的素捲,甚至有一種茄子蘆筍天婦羅捲,可惜除了最後一種外,其它的都不單個售賣,强烈要求該店推出夏捲拼盤,可以讓顧客任意搭配,然而想想操作流程再看看菜單,除了主料不同外每種夏捲的配料也是不同的,做拼盤要費工得多,的確有工藝上的難度。

IMG_2473

我猜別的捲可能衹是寫在那兒,大家都喜歡喫這「時產二千捲」的豬肉夏捲,幾乎每桌都點。一份三個或四個,沒有別的點法,配上店家自製的醬料,其實是一種花生醬打底的「沙嗲」,有點甜有絲辣,是很温和的味道。一口咬下去,和普通的夏捲差不多,但是再咬一口,就能喫的口感大不相同的東西了,感覺就象是山東煎餅中的薄脆,還要更脆一點,就是先前看到的那片淡褐色的東西,我猜可能是老油條,但時產二千捲的話完全沒必要買了油條來再炸一次,應該是直接炸製的脆條而已。
豬肉香軟,脆條也很香,配上蔬菜又不膩,加上蘸料更是別有風味,讓夏捲捲出了新意,非常值得嚐一嚐。
大家該駡我了,為什麼不說店名?別駡,這就說,這家店的店名叫「Brodard Restaurant」,是在小西貢的一家名店,有很多中英文的美食文章都提到過它。大家要去的話,千萬找對地址,它的老店在Westminster大街上,店面依然是「Brodard」,然而現在已經變成一家素齋館了,去那裡你絕對喫不到豬肉夏捲!

IMG_2448

大家還記得嗎?我說過我不會獨自一個人開一小時的車特地去喫一樣東西,也不會獨自一個人排隊半小時喫一家飯店,然而這家店幾乎讓我破了戒!二次!
首先,我真的「特地」開車去喫過一回。故事是這樣的,我早就知道Brodard很有名,也看過不少介紹的文章,很想去嚐嚐那個著名的沒有蝦却有韭菜的夏捲,雖然我信佛不喫韭菜,但一二根夾在夏捲裡還好啦,事實證明那個韭菜根本就沒啥味道,衹是視覺上漂亮而已啦!
那次,我正好到小西貢有事,已經過了飯點還沒喫午飯,於是就想試試「Brodard」,谷歌地圖導航,Yelp上看過評論,就去了,很容易找到,門面在一家商場的後面,「Brodard」的字樣也與Yelp上網友貼的一樣。等我落座,看了菜單,發現Yelp上說起的美食一道也沒有啊?然而來也來了,冰水也喝了,再走人有點不好意思,外加也的確餓了,於是我這個佛教徒在美國第一回喫了頓齋。
回到家中,越想越氣,於是谷歌了一大圈,發現他們其實是搬了家,而老地方的新東家連招牌都沒換就開始營業了,至於谷歌地圖和Yelp都沒有來得及更新,就聯手「坑」了我一回。被人「坑」總不好受,怎麼也得「找補」回來,於是開車特地去了新店,還好不到一個小時,我也心滿意足地喫到了豬肉夏捲和鮮蝦蛋黄盞,二個名字都是我起的,非官方。
又一次差點破戒是帶着父母去小西貢玩,去了那個著名的地標建築——福祿壽,然後要找地方喫飯,就想到了Brodard,過去又很近,於是便决定去那兒喫。可是!那天是週六!我上次去,不是週末,而且是上午十點半,人也沒有,這回大不一樣了,留了個電話算是排上了隊,手機裡收到條短信,是個鏈接,按開一看,跳轉到Yelp,顯示三人位,前面還有二十八桌,那就等吧,換了我一個人是堅決不等,好在父母都在,說說話,倒也不無聊。好在Yelp會顯示進度,還不算慢,眨眼就剩二十五桌了,再眨眼二十二桌,再再眨眼二十二桌,再再再眨眼二十二桌,再再再再眨眼二十一桌,反正時不時地排名往前一些,我真正佩服那些移民排期的朋友,排了十來年,每個月往前推進幾天幾十天的樣子,真是有耐心。

IMG_9400(烈日下等位的人們)

故事不講了,我們來說喫的,豬肉夏捲的名字叫做「Nem Nướng Cuốn」,是「烤肉捲」的意思,5.25美元三個或7美元四個,都是1.75美元一個,多買不便宜點的啊?至於味道,前面已經說過了。

IMG_2485

第二道,我們喫的是鮮蝦蛋黄盞,名字是「Bánh Khọt Tôm」,8.95美元七個,底下的小盞據說是用椰子和雞蛋做成,至於顏色,是用薑黄根染的,否則不至於會這麼黄的。這玩意上來的時候,除了半盆放了鮮蝦的小盞外,還有半盆生菜、薄荷、九層塔、香菜,喫的時候就用生菜包了香葉和小盞,蘸加了糖和水的魚露喫,清爽,鮮美,很有夏天的氣息。

IMG_9424

第三道,是燉牛肉配麵包,原名「Bánh Mì Bò Kho」,8.95美元一盆連二塊法棍,共有三大塊牛肉,其中一塊牛筋,燉得酥而不爛,很好,法棍既熱且脆而鬆,相當好,越南的麵包向來出名,法國人教的。

IMG_9430IMG_9433IMG_9442
第四道,到了越南店,怎能不點越南粉呢?要喫粉怎能不喫牛肉粉呢?於是我要了碗泰式粉,「Hủ Tiếu Thái」,9.95美元,Pho實在喫得太多了,換換口味吧。結果端上來,很不泰式,還是越南味,裡面有蝦有魚餅魚丸墨魚肉糜等,自己加豆芽和九層塔,湯底還有蝦乾等,很美味,很鮮香。
這家店的裝修很漂亮,是美式酒吧的樣子,與大多數越南餐廳的髒破很不一樣,他們就連餐巾紙都很有特色,是定做的黑色紙巾,頗有設計感。有趣的是,這裡年輕人很多,女生都很漂亮,有些男生穿得少有的整齊,也很時髦,頭上却梳着很不潮流的「三七開」,或許,潮流輪流轉,是我老土了?
買單時發現,賬單上的推薦小費是照原價而非稅後價算出來的,我半年前就告訴了的店方,他們說是會找程序員改的,半年過去依然沒有改回來,其間的損失,想必不少,店方真是「宅心仁厚」,如此「傻」的店家,我相信一定做得好東西的,大家都去喫喫看吧!

店名:Brodard Restaurant
地址:16105 Brookhurst St, Fountain Valley, CA 92708

How to mount iPhone on ubuntu 18.04

Install the required things first

sudo apt-get install ideviceinstaller python-imobiledevice libimobiledevice-utils libimobiledevice6 libplist3 python-plist ifuse usbmuxd

Reboot the computer several times to make the charge lights on iphone

idevicepair pair

Follow the result to justify, until success

002.png
Then

sudo mkdir /media/iPhone
sudo chown yuleshow:yuleshow /media/iPhone/

above mkdir and chown only need to do once

ifuse /media/iPhone

Mounted

Reference: https://www.dedoimedo.com/computers/linux-iphone-6s-ios-11.html

 

[梅璽閣食話]屙污卵又充金鋼鑽 滾地龍偏稱上隻角

我前段時間寫過一篇《屙污卵冒充金剛鑽 鄉下人假扮香港人》是說上海有家茶餐店,用「洋涇浜」繁體字想裝作香港店,結果錯誤百出的故事。「屙污卵冒充金鋼鑽」是一句上海俗語,就是「魚目混珠」、「以次充好」的意思,大多數指「沒本事裝有本事,而且出洋相」的情况。
那篇文章寫好,放在網上,不料引起多位「潔淨人」的不適,甚至在某個標榜左派「多元化」的華人群中,過了幾個月還有人特地拿此文出來說事,想想也真是好笑。我其實還沒把本字寫出來呢,想必真寫出來,她們更受不了了。
本文不是為了刺激她們的,沒意義啊!本文衹是再探討一下文字現象。
我有位好友,傳給了我一份製作精美的菜單,一看就是專業設計出來,衹是專業設計的語文差了點,出了洋相。基於菜單中有道「沈爺泡飯」,那該店定與沈爺有着淵源,所以本文駡的不是沈爺不是飯店,駡的衹是那個專業設計師,各位不要過份解讀!

001

我們直接來看菜單,第一頁就很漂亮,又漂亮又簡潔,三個中文字「上隻角」,二個英文字「Downtown Shanghai」,清清爽爽。慢,我有點「搞勿清爽」了,上海的上隻角,指的是法租界和公共租界,而下隻角指的是「華界」;而在有法租界的時代,「downtown」指的是城隍廟周圍,恰恰是下隻角地方,這個店名起的有意思。那店名到底該怎麼起?Shanghai French Concession?那就更裝了,不妨學學曼哈頓,叫「Upper Shanghai」多好,又裝又有腔調,那才叫上隻角。

002
第二頁,漂亮,三個中文字「糟鉢鬥」,一盆菜。然而,拜托,第二頁就露怯,就裝不成上隻角了。「斗」的繁體字是「鬥」沒錯,但衹用於動詞如「爭鬥」之類,至於名詞的量具和星辰的「斗」,是沒有繁體字的,所以要寫成「糟鉢斗」才對。

003
第三頁開始算是正式的菜單了,有圖也有菜,右上角的一道「金銀絲小糟方」看着就令人有食慾,衹是字又寫錯了。「自制」當為「自製」,「制」是「制度」的「制」;同時,我一再說「干」有三個對應的字,過去上海的妓院有「干湿」一詞,變成繁體應該是「乾濕」,若是「幹濕」,《九尾⿔》就成黃色小說了。附帶說一句,「笋」是有繁體字的,寫作「筍」,估計設計師壓根不知道。除了這裡的「幹貝」之外,菜單中後來還幹了回鱸魚,還梅幹了菜。

004
第三頁的菜單上,第一道「糟鉢鬥」前面已經說了,第二道中文沒啥,但英文不對,第三道又有問題了。「熟嗆蝦」,當為「戕蝦」,這個字很難,原諒,但是熟的就不能叫戕了,這道菜名簡直就象「熱的冷飲」般有趣。

005
第三頁最後一道,中文沒啥,但這英文怎麼看怎麼象是「泡沈爺的飯」而不是「沈爺的泡飯」。
以下不詳細說第幾頁第幾道菜了,衹把用錯或有問題的列出來。

008
「葱」是有繁體字的,寫作「蔥」。
「姜」一定要寫作「薑」,否則「姜蔥」是指「姓姜的種的蔥」或「姜牌蔥」。
「烤菜」當為「㸆菜」。
「熏魚」當為「燻魚」。

010
「爛熩肉絲」當為「爛糊肉絲」,不要以為弄個冷僻字就高大上了,「熩」雖然有「火」字旁,却與「燒」沒有關係,《玉篇》「熩,光也」。
「黑鬆露」當為「黑松露」,衹有在與那個會結「松果」的樹相關的時候,才用「松」,其它「肉鬆」、「鬆緊」都是「鬆」。
「面筋」當為「麵筋」,整份菜單中十幾處「面」都應該是「麵」。
「百葉絲」當為「百頁絲」,一頁一頁整整齊齊。
「銀杏」,沒錯,但入菜常用「白果」,「銀杏」在上海話語境中指樹,不過估計設計師是外地人,因為他也不知道上海人管「土豆」叫「洋山芋」,於是菜單上有了道「刀豆土豆」那麼奇怪的菜名,若改成「刀豆洋山芋」,是不是聽上去順耳多了?

200.png
「醪糟水波蛋」,醪糟你個頭啊?既然主打上海話,標謗上隻角,那就把老家的稱呼改改掉,酒釀麼酒釀咧!另外,「水波蛋」通常寫作「水潽蛋」。
030

「大餛飩」中文沒錯,但是把大餛飩叫做「Big Wonton」可絕對不是上隻角喊法,標標準準洋涇浜。

050
「小餛飩」叫「Small Wonton」?不行了,讓我笑一會,雖然我牙疼。
「炖」當為「燉」。
「咸菜」是「全是菜」的意思,「鹹菜」才是鹽腌的菜。

100
「墨魚餅滾蛋」?要麼滾你的蛋,上海話中omelet有專門寫法和讀法的,寫法是「杏利蛋」,讀成「櫻利蛋」,是「櫻桃」的「櫻」,不是「櫻花」的「櫻」,這句話估計衹有上海人蘇州人看得懂。

020
「上衹角炒飯」,讓我再笑一會兒,這個上隻角人怎麼一直寫白字啊?「衹」,本義是「但、僅、正好」,也就是「只有」的「只」,而不是「上只角」的「只」,「上只角」的「只」寫作「隻」,是個量詞。菜單中所有以「隻」為單位的地方,也都誤寫成了「衹」,哎,「八衹big wonton」伊講?
除了上面說到的這些,菜單上的英文也是洋相百出,怎麼也不象是上隻角的東西,哎,沐猴而冠的感覺吧。